• 官修民书 与时俱进
    时间:2015-06-08
    尊敬的张声和、卢礼阳先生,各位领导、同志们:
    《沙城镇志》编纂起步于2007年夏,到今天举行首发式,历时7年又6个月余。全志12卷,80来万字,比较全面、真实地记录了沙城镇的自然、社会,历史与现状。我代表编辑部预祝《沙城镇志》能得到在座各位的喜爱,如果它能得到社会的认可,我认为原因来自三个方面:
    首先是“三落三起”的沙城特殊历史,为《沙城镇志》提供了丰富的内容。
    1500多年前(晋时)沙城镇还淹在水底,1000来年前一出水,就出人头地地成为国家级经济特区——永嘉盐场九“甲”中的五个“甲”;200年后一场洪灾(宋乾道二年),成为一爿荒坦;400来年后(明中后期)又渐崛起,出了项乔和项思尧、项应誉、沈宗光等文化名人,成为浙南文化高地、经济强区;150来年后(清初)又来一场“迁界”,扫地出门,再度成为荒地;250年后(民国初期)社会经济人文又蓬勃兴起,出了王超凡、项逊斋、项干臣三人成为温州政界领军人物,接下去抗日战争中出了温州地区爱国救亡旗手项浪平,再接下去出了促成温州和平解放的王思本,又接下去出了温州地区第一个领导互助合作的项绍棠等等,一系列丰富多彩的历史,为修志提供了无比生动的素材。
    其次是“与时俱进”的时代思潮,引导我们突出《沙城镇志》的特色。
    特色之一:“以人为本”(主题)。
    时代已从毛泽东思想、邓小平理论、三个代表重要思想,发展到“以人为本”的“科学发展观”。它要求我们必须站在“人民”立场,以“人民”视角去记述沙城人的生存历史与现状。聚焦民间动态。
    历来修志都是站在“官”的立场上。以“官”的视角,侧重于记述官方动态。我们认为时代已从“官本位”发展到人民至上的“民本位”,人民是社会存在的主体,官是这个主体的附属物,政府职能也从“管理型”转变为“服务型”了。官的政绩要体现在“民生”中。因此作为政府修撰的“官书”,也应转轨升级为“官修民书”。“人”是主宰志书的灵魂,“民”是构成志书的主体,“以人为本”,才能体现志书的“时代特色”。
    特色之二:“索古明今”(内容)。
    方志界在80年代初提出了“略古详今”原则,认为古代可简略,现代要详细。至1989年魏桥先生(省史志办主任)提出矫正,要“明古详今”。以“明察”代替“简略”,显然是前进了一步,可是我们认为还不够,因为古代史料珍贵,要主动去搜索;口述历史很重要,亟需及时抢救。而当代传媒发达,各种年鉴、资料,俯拾皆是,只须概括提炼。因此我们明确地树立了以“索古明今”为修撰原则,从书斋走向民间。一方面全面深入搜索全镇20个主要姓氏的49种族谱上的重要史料和民间契约文书;另方面登门采访了数十位耆老乡绅,记录他们亲历、亲见、亲闻材料。对待历史不是消极地“明”,更不是错误地“略”,而要积极地“索”。习近平同志说:“不忘本来才能开辟未来;善于继承才能更好创新”。作为书籍,“索古明今”应成为志书的“内容特色”。
    特色之三:“略同详异”(方法)。
    修志在我国已有两千多年历史,已形成一套成功的规范,但也产生了某些“墨守成规”的副作用,“千志一面”便是一例。如何走出“千志一面”,就要“略同详异”,“大家都有的”我从简;“大家没有我独有的”从详。如统天下的农民都生活在祖传的土地上,独我沙城人(包括滨海围垦地区人)要自己填海成陆。所以我们壮着胆子突破了史志界以“建置”领先的千年惯例,选择了“境域形成”开篇,详述了浅海成陆过程。又如数千年中国是农耕社会,可是沙城特殊,农耕户是少数,只占46%,农兼副和专业副的是多数,占54%。我们就详细的记述了沙城镇农贸社会的构成。如此等等,不一赘述。略同详异。才能显示志书的“地方特色”。
    第三方面原因是沙城街道良好的文化氛围,保证了这本志书的完成。
    一、领导重视
    在7年又6个月中,街道领导班子换了三届,难得的是三届领导都很重视修志,尤其是现任领导。分管领导章志芬、张雪梅、方建莲三位同志十分尽心尽责。志书定稿付印前,书记潘可旺同志认真审阅全志,并提出了多处很有见地的修正意见。已亡故原人大主任项有艺同志生前十分重视修志,与编辑人员一起外出搜集资料,并参与撰写了章节内容。今天《沙城镇志》成功出版,我们可以高兴地告慰他在天之灵。
    二、部门配合
    镇退休干部章步进、项继瑞、项浙光、项有枢4位同志自始至终关注修志,积极提供资料,农办的潘崇刚、工办的王永兴、王祥清和残联的程小媚等诸多同志也都积极配合;各基层站所则“有求必应”,如派出所杨晓玲同志提供了1910-2010年的百年出生人口现状等等,不一一枚举。
    三、群众支持
    15个行政村为配合修志,都做出了人力、财力支持。20来位来自15个村的资料员,就是20来座史料的“资料库”。如杨选岳、项公和、项继瑞、项浙光、项小宝、项光德、章步进、谢思达、林益棠、林植贤、项定珍诸君,还有已亡故的七一村项炳文、沧宁村沈上达两位老先生,他们为提供资料都作出了出色贡献。
    因此。我们认为这部《沙城镇志》正是“天时”——“与时俱进”的时代思潮;“地利”——沙城镇丰富多彩的历史过程;“人和”——沙城街道从上而下的群策群力,天时、地利、人和合成的结晶。
    千年沙城,集于一书,编辑部人力、智力有限,缺点错误实所难免,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,对于所有的批评指教,我们一定收集备案,待下一轮修志时请予以补充更正。对于我们编辑部来说特别是我,只有表示深深的歉意和敬请各界多多包涵——我们已经尽心尽力了,只可惜“尽心尽力”并不等于“尽全尽美!
    最后,我代表编辑部汪详宗、陈贤宝、叶宝义四人向所有关心过、帮助过镇志编修的同志们表示诚挚谢意,并向在座各位拜个早年,祝愿各位家门清吉、万事如意。
     
    附:陈学文致项有仁的信
    有仁先生:
    您好!
    收到《沙城镇志》,谢谢!并代向贤宝先生致谢!
    修纂方志是很难很吃力的工作。您化了七年功夫编成此志,其艰辛和功绩,世人共鉴。
    今天收到后翻阅一遍,马上电话告知正在瑞安上坟的项氏姊妹们(我岳母、岳父项公傅坟在瑞安长桥),嘱她们在坟头向他们禀告:七甲人不会忘记他对地方的贡献,人民对他有一公正的历史评价。这当然是你们修志者的睿智和良知。所以也很感谢您!
    志书规模庞大,很好。建议可否寄赠给省方志办和省图书馆收藏。地址我已在附件上写着。省方志办属省社科院双重领导,其人员多系我院的旧部属。
    有关项乔列专章很有必要,内容也很丰富,可否亦需将他的“四民观”加以阐释。这是他思想的精髓(详请见拙文,刊于《龙湾史志》2009年第2期)。
    项廷桢传略似可稍做扩大。他字幹臣,逝世于1938年。其甥孙张鸣镛、鸣华,甥孙女张淑仪(浙江唯一一名女科学院院士)。另一女婿张景飞,系瓯海医院创始人之一(这些不列入镇志)。
    P.183项公传“流落海外70年后定居美国”,“流落”二字请酌。他于1946前已定居台湾,为台糖、台湾农业发展做了很大贡献。“流落”似嫌怨愤、失业。您公布他的信很有价值。
    P.868《敢为人先》一节:项公傅(1911-1952)应是1913—1962。请似可扩大。
    P.859第五章《人物名录》:您先生应列入,不应避嫌,实事求是哦!
    其实,项首雄是高级农艺师;项来璋,中共党员,省司法厅副处级调研员,省八五普法宣传先进工作者,当也可列入。
    《镇志》第二卷《氏族》、第六卷《文化》,这些也很有特色。我待以后再细读,肯定会有很大教益。
    顺便附奉一拙文,希多批评教正。
    匆致
    新年好!
龙湾地情网简介 | 中共温州市龙湾区委党史区志办公室简介 | 网站申明
主办:中共温州市龙湾区委党史区志办公室 龙湾区历史学会 电话:0577-86966636 省备案号: 浙ICP备11018744 技术支持:捷点科技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